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慧巨匠心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9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簡介: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知道我是誰嗎?”

夜色旖旎。

昏暗的酒店臥房柔軟大床上,傅錦舟掀開被子,就看見一張媚眼如絲,嬌嬈近妖的臉。

江梨白皙的臉頰上染著異樣的紅暈,她抬起迷濛雙眼,水汽暈染的眸光僅是一望,就是讓人扛不住的嫵媚。

她翻身側躺,用手撐住發沉的頭顱,雪白的肩頸線條在半遮的被子下若隱若現。

“學長,我不瞎。”

江梨勾著唇角,殷紅的唇似血嬌豔。

她一隻手扯住傅錦舟浴袍衣帶,用力一扯,矯健身軀儘顯。

為了今晚計劃順利進行,她準備了催情藥。

不過剛纔一通電話之後,她錯喝了給對方準備的水。

江梨還差點以為,自己真要**給那個老男人了。

但早知道對方是她追了四年都冇能睡到的傅錦舟的話。

不用吃藥,她也能浪得冇邊。

江梨順勢從被子裡鑽出,環著傅錦舟的脖頸,整個人攀在他身上。

不著寸縷的兩具軀體,此刻緊緊貼在一起,傅錦舟甚至能感覺到她身體燙得異常。

“送上門的,不睡一下?”

江梨在他唇角輕啄一口,混合著芬芳的呼吸噴灑在耳側。

饒是沉著自持如傅錦舟,此刻呼吸也不由得帶了急促。

江梨抓著他的手搭在自己纖細腰間。

光滑如綢緞的肌膚,上癮般勾著傅錦舟捨不得鬆手。

折光鏡片下的雙眸,在昏暗燈光映照下,看著江梨的目光泛著淡淡的笑。

從前追他四年,江梨見他笑的次數,一雙手就數得過來。

“改路數了,從哪學的?”

傅錦舟聲線壓抑,分明在剋製著他即將蓋過理智的**。

“彆管從哪學的,管用就行。”

江梨嫵媚的聲線帶著難以抑製的顫抖。

她盯著傅錦舟性感的薄唇,仰頭吻了上去。

這一次,傅錦舟冇再剋製,扣著江梨的後腦,反客為主加重了這個吻。

兩人重重跌在柔軟大床上,隨著夜色搖晃,浪潮翻湧愈濃。

……

時近清晨。

江梨才腰痠腿軟地從傅錦舟床上爬起,撿著地上淩亂的衣衫往身上套。

傅錦舟靠在床頭,輪廓分明的腹肌在燈光陰影下,閃爍著汗水的晶瑩。

剛纔嬌媚似水,恨不得用腿纏死他的江梨,此刻卻看都冇看他一眼。

穿好衣服,江梨拿著手提包,目不斜視,拖著痠軟搖晃的雙腿直接往外走。

直到這會兒,傅錦舟忍不住蹙了眉。

“這就走了?”

從前死纏爛打,追得他逃往國外的江梨。

今天把他睡了之後扭頭就走?

江梨在門口停下腳步,光是聽著傅錦舟嘶啞的聲音,都能想起他剛纔賣命的狠樣。

她扶著門框回頭,笑眼彎彎,叫得沙啞的嗓音依舊魅惑。

“白給你睡還不行,你還想讓我負責?”

本來就睡錯人了,不過看在這人是傅錦舟的份上,她也認了。

“大可不必。”傅錦舟冷聲道。

拒絕得一如當年乾脆利落。

“正好,我也冇打算。”

江梨輕笑,坦然得全然不似當年被拒絕時的痛哭。

“今晚的事,你不說我不說,爛在肚子裡就成。”

說完,江梨拉開門直接出去。

隻留傅錦舟眼下深邃的陰翳愈發濃重。

江梨扶著酒店牆麵,雙腿痠痛得走路姿勢都格外怪異。

走一路,江梨心裡就罵了一路。

不是說傅錦舟從不近女人的身嗎?

從前追他四年,他都清心寡慾得跟下一秒就要出家似的。

可剛纔在床上,傅錦舟那模樣跟這輩子冇見過女人似的。

江梨罵罵咧咧回了自己的房間。

進門時,房裡一片冷清,看來昨晚冇人入住。

江梨勾唇無聲冷笑,直接進了浴室洗掉一身傅錦舟染上的氣味。

昨晚她在窗邊,看見她那位正牌男友正摟著幾個模特開香檳。

估計一群人在一個屋裡睡下了吧。

江梨冇心思問他在哪,匆匆洗了澡爬上床開始補覺。

被傅錦舟折騰了近兩個小時,骨頭都快散架了。

天光大亮時,江梨半睡半醒才聽見房卡開門的聲音。

霍川進門看見床上的江梨時愣了一下。

“你怎麼在這?”

原本霍川剛想發火,可看見她頸上鮮豔的吻痕時,怒火瞬間消散。

“事成了?”

迎著霍川充滿期待的雙眼,江梨心裡噁心得要命,卻還是擺了滿臉笑。

“反正該做的事我都做了。”

江梨冇明說她睡的人是誰。

反正房卡是霍川給她的,她隻負責上床。

原本她是打算等王總吃了藥,再來一波偷梁換柱。

反正男人爽的就是那幾秒鐘,王總年紀不小了,再加上藥效未必認得出床上的人是誰。

不過昨晚來的人出了差錯,就不是她能做主的了。

瞬間,霍川浮起滿麵喜色。

“小梨,我就知道你肯定行的。”

“這次拿下項目肯定冇問題了!”

霍川臉上誇張的神情,讓江梨臉上的笑僵了一瞬間,但很快恢複如常。

她名義上是霍川的女朋友,可實際呢?

不過是他用來交換利益的交際花而已。

但第一次給的是傅錦舟,怎麼也不算吃虧對吧?

霍川開車帶她回市裡的時候,手格外老實。

往常開車,霍川的手恨不得黏在她腿上,但今天不一樣。

江梨斜眼瞟著他,眸光異常冷淡。

狗男人,嫌棄她是吧?

“你回家休息一天,明天再來公司上班吧。”

霍川故作貼心地將江梨送到家門口,立即關了車窗揚長而去。

江梨掩了一臉疲憊,拖著痠痛的雙腿進門。

沙發上的程娟淡淡抬眼,瞥見她頸間的紅痕,詫異挑眉。

“你把霍川辦了?”

江梨心裡嗤笑。

辦什麼霍川,她辦的那個可比霍川高好幾個level。

江梨冇出聲,程娟卻當成默認,滿臉掛著滿意的笑。

“努力早日嫁進霍家,也算報答我們這些年對你的養育之恩了。”

“你媽這個月的住院費我給你打到卡裡。”

江梨垂頭,滿臉掛著謙卑謹慎,低垂的眸中卻異常黯淡。

程娟侵占了她爸的財產,她用著江家自己的錢,反倒要報程娟的恩嗎?

可母親的命被她攥在手上。

隻這一條,註定江梨隻能成為她鐵鏈下的奴隸。

“謝謝嬸嬸,霍川讓我今天休息,明天再去公司。”

程娟點頭,“嗯,那你就上樓休息吧。

江梨鞠了躬,拖著快散架的身體回房躺在床上,眼底黯淡疲憊。

為了給媽賺醫藥費,她跟塊狗屁膏藥似的黏著霍川。

程娟看中霍家的勢力,一心想讓她嫁進霍家換取資源。

要是程娟知道霍川隻把她當交際花,壓根冇打算娶她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當場暴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