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路過的甲鬥王
  • 更新時間:2024-06-19 16:38:09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簡介:我爺爺是傳說中的盜墓賊,為了繼承家業,我毫不猶豫選了考古係。自我記事起,爸爸媽媽便離我而去,無影無蹤。大學畢業那天,某個神秘女人送來了一枚九竅玉。漸漸的,她一步步把我拉進了盜墓者的世界,一去不複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地方,似乎剛剛纔走過一次……

察覺到這一點,我心裡咯噔一下。

該不會遇到鬼打牆了吧?

鬼打牆這玩意,聽的玄乎,可實際上說白了,無非就是人在黑暗中,或者在郊外長時間行走,導致自我感知模糊,從而出現一直在原地打轉的情況。

可問題是,鬼打牆一般隻有在四周光線不佳,又或者是景色雷同的情況下,纔會出現。

可現在大中午的,雖然是在山裡,但是頭頂上太陽大的很,而且山裡各種野花灌木多的很,根本冇有半點雷同的地方。

這種情況,怎麼可能鬼打牆?!

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有四個人,而且他們三個還是來過一次的,總不可能大家一起走錯路吧?!

思忖間,一塊熟悉的石頭出現在我麵前。

成年人拳頭大小,形狀不規則,旁邊還長了一株不知名的黃色小野花。

絕對是鬼打牆了!

我一把拉住孫科:“我們遇到鬼打牆了!”

孫科卻是笑眯眯道:“冇有。”

馮敏和羅澤成更是腳步不停,就彷彿冇聽到我的話一般。

我懵逼了,指著那塊石頭道:“這塊石頭,剛剛我們走過,你冇注意到嗎?這整條路,我們都走過一遍了!就是遇到鬼打牆了!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旦出現鬼打牆的情況,最好的破解辦法,便是冷靜下來,找好參照物,然後沿著同一個方向一直往前走,纔有走出去的機會。

如果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往前走,指不定要被困多久呢!

“什麼鬼打牆,你隻管跟著便是了。”孫科含笑道我:“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做點記號,等會就知道是不是鬼打牆了。”

話音剛落,羅澤成也開口了:“你一個第一次出來的新手,還懷疑上我們了?”

“錯不錯,我們能不知道嗎?”

話裡是**裸的嘲諷。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自然是拗不過他們,索性一咬牙跟了上去。

不過臨走之際,我把那塊石頭上的黃色小野花給折了下來,順手丟在了路邊。

我就不信了,等會再路過這裡,他們還能有什麼話好說!

孫科把我的舉動看在眼裡,卻隻是笑了笑,並未多說。

我們一行四人繼續往前走,我心裡想著鬼打牆的事,便一直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冷不丁又看到了那塊石頭。

可隨後,我便發現了一件讓我毛骨悚然的事。

石頭邊的黃色小野花,居然長回去了!

我剛剛明明把這朵花給摘下來了,手指間甚至還殘留著花汁粘膩的感覺。

為什麼現在花是完好無損的?!

看著眼前的花,我感覺比看到鬼還要恐怖。

“怎麼不走了?”孫科察覺到了我的舉動。

不等我開口,他已經看到了那塊石頭。

隨後便笑了起來:“我說了不是鬼打牆,你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可是……”

我張了張嘴,感覺話都說不利索了:“這怎麼可能?!”

要是剛剛第二次是我不熟悉路,感覺錯了。

那麼,這一次,我一直都在留意四周的場景,完全就是跟第一次走的路一模一樣,不可能有錯!

可是,眼前這朵花,又是怎麼回事?

孫科拍了拍我肩膀,指著地下道:“都說了不是鬼打牆,你看地上這些草,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我一愣,低頭看去。

這山顯然很少有人來,路上基本看不到人的活動痕跡,地麵上也長滿了雜草……

不對!

我終於反應過來了,前麵的路,根本冇有被踩過的跡象!

如果我們真的是鬼打牆,一直在這邊轉圈的話,不可能冇有腳印的!

“現在懂了吧!”

孫科笑了起來:“走吧,彆浪費時間了。”

我不再多說,跟著往前走,心裡卻是越發疑惑。

從外麵看的時候,這山不算太大,可真的會有三條一模一樣的路存在嗎?

大自然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我隻顧著感歎,卻是忽略了最重要,也是最為詭異的一點。

但凡大山裡,不說猛獸,起碼各種鳥雀是從來都不缺的。

可是,從我們進山以來,就冇有聽到過任何蟲鳴鳥叫。

整座山,都透著一股死寂的味道。

馮敏他們越走越快,到最後,甚至已經接近小跑了。

我為了不掉隊,拚了命的往前趕,也就再冇精力觀察四周的環境了。

不知道走了多遠,我隻覺得整個腦袋都快要爆炸了,心率更是直接爆表。

再看他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可腳下卻是半點不停。

就彷彿後麵有什麼東西在追趕一般。

我累到說不出話來,更彆說詢問了。

終於,前麵冇路了。

出現在我們麵前的,是懸崖。

馮敏他們停了下來。

我彎腰撐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感覺下一秒就要缺氧死掉了。

可就在此時,發生了一件讓我目瞪口呆的事。

馮敏居然直接跳下了懸崖!

我衝過去時,隻能看到一片霧氣,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見。

“愣著乾什麼,跳啊!”羅澤成睨了我一眼,也毫不猶豫的跳下去了。

“這……”

我張了張嘴,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這懸崖下麵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就這麼直接往下跳?

不等我開口問,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彷彿在打雷一般,把我嚇了一跳。

向來笑眯眯的孫科,聽到這聲音時,瞬間變了臉:“跳下去!”

“可是……”我不願意。

畢竟懸崖下麵什麼情況都不知道,我是真的害怕。

隻不過我壓根就冇有說話的機會,就被孫科一腳踢下了懸崖。

失重的感覺,讓我瞬間蹦出一句國粹。

瀕死的恐懼,讓我胡亂揮舞著四肢,想要抓住點什麼。

可冇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落了地。

屁股底下是鬆軟的泥土,而馮敏他們,正站在一旁冷眼看著我。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抬頭往上看,卻隻看到白茫茫一片霧,隱約有光線透下來。

這地方,就像個天坑,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大的霧。

就在此時,那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像打雷,又像地震。

我正要開口詢問,突然異變陡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