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秋收玉米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2
此生隻做逍遙王

簡介:顧幸一朝穿越,本以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拚儘一切算儘一生,結果最後卻隻落了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時光回溯一切重來,顧幸心態擺正,徹底躺平,那個位置誰愛坐誰坐,反正自己不坐,重新來過的顧幸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前世打了一輩子仗了,難道今世還不該享受享受嗎?杯中美酒,懷中美人,遊遍天下,豈不快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大周,建初元年!

初春!

深夜!

長安街!

逍王府!

殿內!

一名身材修長的中年靜立良久!

身前的桌案上靜靜的放著三件物品!

一把三尺青鋒,一道三尺白綾,一個空無一物的酒杯!

殿外,無數皇宮禁軍披甲持刃手持火把,將整個逍王府圍的水泄不通。

中年名為顧幸,大周七皇子,賜逍王!

“顧幸你可後悔?”望著身前空空如也的酒杯,顧幸神色平靜,自問一聲!

一生過往如幻燈片一般,在腦海中快速閃過!

一絲悲涼不由的從心底升起!

幼年穿越,自恃清高,算儘一切,爭名逐利!

卻隻不過是朝堂漩渦的一角罷了!

母妃因自己自刎冷宮,部署因自己暴屍荒野,親人因自己滿門抄斬,亦或三千裡流放!

一生算儘一切,到頭來隻得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

這一切真的值麼?

顧幸若是再來一世,你還會為了那個枯骨堆積而成的位子,去爭去搶去算嗎?

“噗……!”

一抹褐色的血液從嘴角流出,腹中傳來一陣劇痛!

痛,鑽心的痛!

顧幸眼神開始逐漸渙散!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若是再來一世,去他媽的穿越,去他媽的皇位!

我顧幸隻做我自己!

……

“王爺……王爺!”

顧幸感覺自己身陷一個長長的夢境中,腦袋昏沉,眼皮沉重,好想就這麼永遠的睡下去。

但耳邊卻傳來一聲聲的呼喊,試圖將顧幸喚醒!

“王爺……王爺!”

在一聲聲呼喊中,顧幸艱難的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今日的陽光,是顯得那麼的刺眼。

顧幸雙眼微微眯著,入眼是一個麵色陰柔,年紀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正在迫切的呼喊自己!

“廖詢?”顧幸不確定的喊了一聲。

廖詢,逍王府總管,顧幸封王,宮外開府後,其生母蕭妃不放心顧幸一人獨自生活,親自從宮中為顧幸挑選的管事。

在顧幸記憶中,廖詢於建武四十三年,常山穀與四皇子燕王一戰,為保護自己而亡。

“哎呦,王爺您終於醒了,您這一覺睡得可真瓷實,任奴婢怎麼呼喚,都喚不醒王爺您。”

“王爺你若是再不醒,奴婢都要派人進宮去尋太醫了!”

見顧幸悠悠醒來,廖詢頓時鬆了一口氣,趕忙轉身招呼早已站在身後的婢女為顧幸更衣。

“快,給王爺洗漱更衣,這時間眼巴前可就要到了,這若是去晚了,恐怕會惹得陛下不悅。”

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畫麵,顧幸眼神有些怔怔出神!

這是人在死前的回憶嗎?

直到一名長相清秀的婢女上前,用沾了溫水的帕子輕輕擦拭顧幸的臉頰。

真切的感受到臉頰上帶來的觸感,顧幸這纔回過神來!

好真實的感覺!

雖說這一切感覺有些荒謬,但顧幸卻鬼使神差地抬手捏了捏眼前婢女的臉頰!

溫溫的,很有肉感!

彷彿真實存在的一般!

“王爺,奴婢該死,”顧幸的舉動,嚇得婢女花容失色,猛地跪了下去,身軀顫抖個不停。

廖詢雙眼瞪大,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自家王爺可一向是品行端正,從不近酒色女色,今日這是怎麼了?

想著還低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婢女,雖說長得不錯,但整個王府的婢女都是上佳,往日也冇見王爺對誰感興趣啊。

難道……!

“廖詢打本王一下,”顧幸還是感覺不真實,對廖詢說道。

“撲通!”

“王爺,奴婢近日冇犯啥錯啊,”廖詢聞言嚇得不輕,撲通一聲也跪了下去。

眼淚都給嚇出來了!

看著眼前活靈活現的一切,顧幸不敢想象,難道自己真的回來了?

扭頭望向一邊,那裡有一婢女,頭顱微微低垂,容貌同樣不差,雙手捧著一麵打磨光滑的銅鏡!

此刻銅鏡中倒影著一名長相還略顯幼嫩的青年!

這個麵龐對於顧幸來說是那麼的熟悉,又是那麼的陌生!

要是冇有記錯,這個麵龐好像是青年時的自己。

顧幸望著銅鏡中的自己,抬手輕輕撫摸自己的臉頰。

自己好像真的回來了!

“王爺?”

廖詢抬頭望著舉動有些怪異的顧幸,忍不住開口喊道。

“你們先出去,本王想一個人待一會,”顧幸揮了揮手說道。

“可是王爺,今日陛下要在文賢殿考教諸位王爺的學識,這眼看時間可就要到了,若是王爺遲到,陛下恐怕會不喜。”

廖詢跪在地上開口說道!

“嗯,知道了,”顧幸輕輕點頭,又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對了,今日是何年何月何日?”

“啊,王爺您可不要嚇奴婢啊,”廖詢眼中露出一絲恐慌。

“本王問你什麼,答就是了,其他你無須多問,”顧幸表情不變。

“奴婢該死,奴婢僭越了,”廖詢頭又低了兩分,開口回答道:“回王爺,今日是建武十一年,三月初六!”

“建武十一年,三月初六,”顧幸重複了一遍。

腦海中開始回憶!

片刻之後,腦海中出現了許些記憶片段,雖說有些模糊,但還是大概記得幾點。

今日建武帝,也就是自己的父皇,當朝聖上,於文賢殿教考諸位皇子。

題目隻有一道!

何謂治國!

前世的自己,在今日仗著自己擁有藍星的記憶,寫下了治大國若烹小鮮的道理。

倒也是大放異彩!

招惹了不少嫉妒的眼神!

算是賺足了眼球!

不過這也為後來的種種殺局,埋下了伏筆!

顧幸揮了揮手!

廖詢見狀,趕忙揮手將所有婢女下人領了出去,併爲顧幸重新關上了房門。

親自關上房門之後,廖詢轉身,一改剛纔麵對顧幸時的惶恐!

眼神陰沉的看著一同退出來的數名太監婢女,開口說道:“記住,今日王爺的異常,你們冇有看到,也冇有聽到。”

“奴婢明白,”幾人惶恐點頭!

“青瓶這是王爺賞你的,”廖詢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從袖口中掏出了一錠五兩的銀子,遞給了一名婢女。

正是剛纔被顧幸捏臉的女子!

“奴婢多謝王爺賞賜,”被叫青瓶的女子,趕忙下跪滿臉欣喜的接過銀兩。

視線回到房中!

顧幸站立良久,才理清一切!

視線落到銅鏡中的自己,麵色平靜!

口中輕輕念道:“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此生隻要母妃安好,親人尚在,愛人相伴,知己幾枚!”

“皇權關我何事,江山與我何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