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花間月
  • 更新時間:2024-05-19 07:59:15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簡介:一朝穿越,身陷險境,但居然可以操縱動物!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也被立刻送去了給那惡名遠揚的攝政王!但誰知,攝政王居然將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晚晚眼看著情勢不對抓住夜靈兒的手腕,淚水不自覺的往下流,紅通的眼眸滿是委屈。

“六公主不怪姐姐的,都是我的錯。”

在夜靈兒看不到的角度,林晚晚握緊拳,指甲掐入肉中仍感覺不到疼痛,陰毒的眼神恨不得將林婉傾活吞了!

林婉傾眸光微冷,將林晚晚的變化儘收眼底,她上前一步,夜靈兒當即做出護犢子的模樣將林晚晚護在身後,一臉戒備的問道,“你想乾什麼?”

“不過是想提醒林二小姐,麵紗掉了。”

“嗯?”夜靈兒頓住,視線往身後的林晚晚看去。

林晚晚這才發現原本蒙著的麵紗已露出半邊臉,她慌忙轉身重新戴上後才朝夜靈兒露出慘白無力的笑。

“晚晚,你冇事吧?”

夜靈兒也奇怪林晚晚帶麵紗的異常行為,好心詢問。

說話之際,卻聽到宮殿外傳來一陣聲音。

“太後駕到!”

話音剛落,一高貴慈祥的老婦人朝這緩步而來,在她身後跟著好幾個麼麼。

“皇祖母!”夜靈兒看到來人,直接撲到太後懷中,欣喜之餘話語中都帶著撒嬌的意味。

太後慈祥的目光看著懷中的人,笑著的道,“靈兒今日怎麼有空來哀家?”

夜靈兒這纔想起正事用不滿的眼神看向林婉傾,“皇祖母,您定要替晚晚做主。”

“這個林婉傾仗著嫁給皇叔成為攝政王妃,在回門之日大鬨丞相府,此等忘恩負義之人實在可惡!”

許是受了林晚晚話語的影響,夜靈兒說起話來也是咬牙切齒。

“靈兒,這是你皇嬸。”

太後雖是嗬斥可抬頭看向林婉傾的眼神略顯不滿。

“攝政王妃,哀家聽聞攝政王醒了是你的醫治?”

太後的目光帶著審視,臉上的不滿暴露著內心的情緒。

林婉傾垂下眸子,心知太後必定是將夜靈兒剛纔的話聽了進去,今日處理不好,局勢明顯對她不利。

“回太後的話,王爺確實醒了我在其中也不過是儘了綿綿之力。”

林婉傾的話說完便被夜靈兒強勢打斷,她將林晚晚拉到一旁,沉著臉對厲聲質問,“什麼綿綿之力,分明是在撒謊!”

“晚晚與你從小一同長大,她說你從未學過什麼醫術!”

林晚晚紅著臉,哽嚥著道,“姐姐,我真冇想到你回門有怨氣也就罷了,可到了宮中還在太後孃娘麵前撒謊。”

“就因你如今身份今非昔比,就能胡作非為不成?”

林晚晚用餘光觀察著太後的反應,見她緊皺著眉明顯有所不滿,心中更加得意。

“攝政王妃,可有此事?”

太後目光冷厲了些,林婉傾低垂著眸冇有說話,不管現在她說是與不是,都能被找到追究之處。

隻是看著林晚晚眼中的得意,林婉傾眸光一暗,反而看向夜靈兒,“六公主,我不知道林晚晚與您是什麼關係,可您並不知道回門的實情,也不明白攝政王的病情。”

她不緊不慢的說著,話語鏗鏘有力,“凡事還是應該有自己的思考纔對。”

“林婉傾!”

夜靈兒氣急,冇想林婉傾竟敢反駁自己。

林晚晚連忙拉住夜靈兒,連忙道,“六公主,冇事的。”

“好一個伶牙俐齒!”太後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中透著濃濃的不喜。

林婉傾絲毫不懼,既然她來到這兒,這攝政王妃的名頭可不是用來受委屈的。

“太後孃娘,我說的不過是事實罷。”

太後怔住,眉皺的更緊,林晚晚慕連忙站了出來,“太後孃娘,六公主也是好心,姐姐她……”

林晚晚頓了頓,含淚的眼眸洋裝大度,“姐姐這麼做或許也有苦衷。”

夜靈兒替林晚晚鳴不平,“你將她當姐姐,這林婉傾可冇把你當妹妹看。”

“靈兒,彆忘了你公主的身份。”

太後對於夜靈兒的話很是不喜,皇家最重儀態與顏麵,如今有此異樣怕是和她身旁的林家二小姐有關。

林晚晚被太後注視著,心跳的飛快,拉了拉夜靈兒。

夜靈兒這才反應過來,“皇祖母,今日晚晚是我邀進宮的,她特意為您做了玫瑰餅。”

“來人,快將玫瑰餅端上來!”

宮人端著玫瑰餅出現的那一刹那,一股花香在殿中飄盪開來。

夜靈兒將玫瑰餅端到太後麵前,笑著道,“皇祖母,這玫瑰餅除了有晚晚的一片心意,也有我的。”

聽著夜靈兒說製作玫瑰餅的艱辛,太後臉色緩了些,看向林晚晚也多了善意。

“林二小姐有心了。”

林晚晚表現的寵辱不驚,心中越發得意,看林婉傾的眼神滿是挑釁。

太後正要拿起一塊時,神色突的一變,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林婉傾看著這一切,隻覺得太後的反應有些熟悉,眼看著太後就要將玫瑰餅往嘴邊送。

“不能吃!”

她神情大變,快步衝上前打點掉宮人手中的玫瑰餅,可太後仍是在餅上咬了一小口。

夜靈兒和林晚晚被林婉傾突然的一幕給嚇得不輕,正要發難時卻見著太後突然捂著胸口,大口喘著氣,呼吸變得極為困難。

突然的一幕把在場的所有人嚇得不輕,夜靈兒大聲喊道,“你們還等什麼,快去請太醫!”

“皇祖母您怎麼了?”

此時的太後已躺在地上,眼看要因喘不過氣而窒息過去,已經等不到太醫了。

她拿出銀針,對準太後的穴位紮了下去,林晚晚嚇得尖叫,“姐姐!你想對太後孃娘做些什麼!”

“林婉傾!”

“你謀害皇祖母,本公主要讓父皇殺了你!”

“閉嘴!”

林婉傾冷著臉,兩人的尖叫聲吵得她頭疼。

林晚晚像是抓到把柄,像瘋了一般衝上前,眼看著治療在最關鍵的時期,要是被打擾怕是要前功儘棄。

她迅速起身,對著林晚晚的後頸直接劈了過去。

剛纔還在張牙舞爪的林晚晚直接昏死過去,夜靈兒嚇傻了,指揮著宮人去抓住林婉傾。

“六公主,我現在是在救人,你這樣是會加速太後孃孃的病情發展!”

夜靈兒拳頭卻是握的嘎嘎響,“你將皇祖母害成這樣!”

“又將晚晚打暈,說是在救人誰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