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李三爺
  • 更新時間:2024-06-28 14:06:56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簡介: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定國公王泰縱奴行凶,貪贓枉法,罪無可赦。現收回定國公府爵位,查抄家產充公,全家流放黔地安州,除老夫人外,限三日內離京!欽此!”

大太監賈勝海高舉著聖旨,目光鄙夷地看著王家一乾人等。

跪著的人群中,一個穿著富貴的老婦人抬起頭,突然激動地說道:“不,不……皇上不會這樣對我們王家的……”

“我要進宮去見皇上,我要去見皇上。”

賈勝海聞言,立即地嘲諷地說道:“老夫人,王家犯下此等大罪,皇上已經網開一麵了。要不是看在您老的份上,莫說三日,現在就該讓你們滾出這定國公府了。”

“來人,給男丁們上夾板!”

侍衛們拿來了刑具,老婦人雙目赤紅衝上前阻止。

“不許鎖,一個都不許鎖。”

“皇上不會這樣對我們王家的,他不會。”

賈勝海眼裡閃過一絲怨毒,隨即給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突然隻聽一聲高呼:“皇上命我們抄家,誰知道他們身上藏了什麼,給我搜!”

一群侍衛湧了上來,說是搜身,實則對著男丁就是拳打腳踢,看得老婦人血氣上湧,大喊道:“住手,快住手!”

話音剛落,女眷那邊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伴隨著裂帛之聲,竟然有女眷被公然扯去了衣裙。

“啊啊啊……救命,相公,救我……”

“娘子……啊……”

眼看親人都在被拖拉硬拽,拳打腳踢。老夫人怒急攻心,眼前一黑,當場噴出一口鮮血。

“皇上啊,您為何要如此狠心啊,老身當年可是用命護著你啊……皇上……”

老婦人激動的聲音戛然而止,突然直挺挺地往後倒去。

“娘……娘你怎麼了?”

“快來人啊,我娘她,她冇氣了!”

伴隨著一聲聲驚呼和哀嚎,賈勝海越發囂張起來,冷聲道:“既然老夫人已死,那你們也不能再留在這定國公府了。”

“來人啊,把他們通通都押出去,一個不留!”

官差們立即上前,眾人驚慌之餘,全都被嚇得麵如土色。

賈勝海走到老婦人的身邊,伸手就要去她懷裡掏東西,皇後孃娘說了,老夫人有一塊……

就在這緊急關頭,原本冇有生氣的老婦人一下子坐起來,揚手就狠狠打了賈勝海一記耳光。

“啪”的一聲後,老婦人怒聲道:“混賬,摸你奶呢?”

賈勝海一愣,官差們更是全都停了下來。

唯獨王家的人喜極而泣,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心裡彆提多激動了。

此時剛剛醒來的秦韻知道自己又穿了。

這已經是第五次了,她熟練地搜尋腦海裡的記憶,很快就捋清目前的處境。

她現在的身份是一個五十八歲的老太太,孕有一個長女,四個兒子。小兒子還在七歲的時候走丟了,到現在都還冇有找到。

丈夫是平叛大將軍王成,後封定國公,不過已經過世了,留下定國公府爵位給長子王泰繼承,如今又給敗了。

二兒子王衡科舉出身,好讀書,但也隻會讀書,其他屁事不管,典型的書呆子。

三兒子王岩是個戀愛腦,成天就知道圍著媳婦轉,偏偏媳婦還是個體弱多病的,導致這些年他帶著媳婦四處求醫,一事無成不說,還把三房的銀錢都給敗光了。

至於大女兒王慧,嫁去漠北做將軍夫人,二十年都冇有見過麵了,也根本指望不上。

現在唯一可以解決這個困境的,唯有她自己。

幸好,她還有皇上給的保命符,原身本來就是要用的,誰知道竟然被這閹賊活活氣死了。

隻見秦韻緩緩站了起來,掏出懷裡的令牌指舉高。

“賈公公可是在找這個?”

賈勝海定睛一看,隻見上麵寫著“如朕親臨”的字樣,當即連忙帶著眾侍衛跪下,高呼:“吾皇萬歲萬萬歲。”

秦韻冷笑道:“這乃當今皇上所賜,用以保全老身。本以為今生都用不上,誰知竟會被你這閹人逼到口吐鮮血的地步。”

“狗賊,今日我若身死,必將拉你陪葬!”

賈勝海隻當她是迴光返照,手指都掐入了掌心,恨不得她現在就死。可心裡又有點怵,

連忙道:“老夫人息怒,我們是奉旨查抄府邸,若有得罪之處,還請老夫人原諒。”

秦韻狠狠地啐了一口:“我呸。”

“落井下石的狗東西,虧你還知道叫我老夫人,皇上也冇有褫奪我的誥命,我還是正一品定國夫人。在我屍骨未寒之際,你就敢如此對待我的家人,不怕老身化作厲鬼找你報仇嗎?”

賈勝海聽她這中氣十足的聲音,心虛極了,連忙道:“誤會,這都是誤會。”

秦韻嗤道:“常言道,做人留一線。”

“賈公公命人毆打我兒,欺辱我媳,即便不是你親自做的,你以為你逃得了乾係?既然你不給老身一家留活路,那老身就是拖著殘軀,也要去順天府告你迫害老嫗,讓你拿命來償!”

“皇上怎麼說也是我照顧長大的,難保明日他不惦記起我的好,為我算一算這筆身後賬!”

賈勝海見秦韻步步逼近,眼神中滿是冰冷的怒火,大有同歸於儘的勢頭。

他在皇上身邊多年,自然知道皇上此時正在氣頭上。

正如秦韻所說,難保日後皇上想不起王家的好。

本來是想氣死她好將這令牌取回去交差,現在看來怕是會適得其反,萬一惹得皇上懷疑就不好了,當即決定先退一步。

“既然老夫人醒來,那我等查抄完王家,也該告退了。”

“老夫人莫要生氣,好好保護身體要緊,畢竟王家人若冇了您老的庇護,就算我不驅趕,也有的是人會落井下石。”

“我言儘於此,告辭。”

賈勝海說完,很快就帶著人,將從王家查抄的物件和銀兩,全都一箱一箱地抬了出去。

冷風颳來,秦韻身體一顫,嚇得王家人具聲驚呼,連忙將她攙扶到屋裡歇息。

生怕她老人家再有個萬一,經過剛剛的血淚教訓,他們已經不敢再抱有一絲逃脫的僥倖了,而目前唯一的生機就是老夫人的性命。

秦韻也藉此機會,召喚出隨身係統。這係統是她在現代突遭橫死綁定的反派拯救係統,現如今已經穿梭四個不同書中世界,拯救反派四人,累獲財富空間四個。

【說吧,這次的任務對象是誰?】

【竟然給我找了這麼一具顫顫巍巍的快要入土的身體?】

係統似乎感受到秦韻的怨氣,連忙出聲道:【宿主彆急啊,這是你最後一個任務了。你目前的積分已經到800,隻需要攢到最後200,你便可以帶著係統重返現代,到時候你在古代積累的財富,全都可以享用,勝利就在眼前啊】

秦韻聽到是最後一個任務,這才鬆了口氣道:【真的?】

係統保證道:【肯定是真的,隻是這次的任務不一樣,反派天生感情缺失,冇有同理心】

秦韻道:【最後一集開大,我知道的,快點把反派的訊息給我!!!】

因為太激動,秦韻一下子站起來。

結果就是反派的訊息還冇有來,一股不可控的尿意襲來了。

她控製不住地抽搐著嘴角,徹底昏死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