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女友背叛我?此生我不會回頭

重生:女友背叛我?此生我不會回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莉可麗絲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47
重生:女友背叛我?此生我不會回頭

簡介:前世,我為了幫青梅女友治好眼睛,放棄一切。她成了娛樂圈新星,而我隻是一個小?潘俊S謔牽?冶慌?雅灼??貢凰?λ饋??厴?螅?也幌牒團?岩患藝瓷先魏喂叵怠?晌乙桓鋈斯?蒙?詈螅??且患胰純?己蠡諏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一天,正是薑家眾人集體逼宮讓薑思筠跟他離婚的一天,在薑家不少人的眼裡,楚欽辰都纔是最適合薑思筠的人!

哪怕他沈煜這麼多年的付出。

在薑家人的眼裡,冇有什麼是錢不能算賬的!

在她們看來,沈煜之所以跟薑思筠結婚,無非就是看中了他們薑家的財產!

哪怕他和薑思筠結婚之前,薑思筠壓根兒就還冇找到親生父母,但是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她們甚至認為沈煜早就知道薑思筠就是薑家的女兒。

之所以一直冇認祖歸宗,等的就是20歲結婚的那一天!

然後好以薑家女婿的身份來圖謀薑家的財產!

畢竟,薑家,血脈九胞,皆是女子。

至今無男兒!

當然了,前世的沈煜壓根兒就冇有這個想法,還傻乎乎的自己上去澄清,卻被薑家人群起而攻之!

本以為薑思筠會替自己說話。

結果卻怎麼也料不到。

薑思筠堅定的站在了薑家的那一邊,並且還指責他為什麼那麼多年了,還是一點都冇有進步,她明明都已經為了兩個人的美好生活那麼努力奮鬥了!

反觀沈煜,為什麼變成了賴在薑家吃軟飯的蛀蟲?!

而楚欽辰從海外留學歸來,不到兩年的時間已經成為了身價數十億的優秀青年企業家,而他卻成為了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

沈煜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萬念俱灰。

可是他還是對他和薑思筠之間的感情抱有期待。

足足五年時間。

沈煜挽留,糾纏,跪舔,堅持不離婚……

薑思筠最終還是在27歲的時候徹底拋棄了他,並且還是以最殘忍的方式,為了和他離婚,竟然將自己殘忍害死……

直到死前,他甚至都不願意相信薑思筠是凶手。

直到薑思筠說出那句他刻骨銘心的話。

“沈煜,他們說的對,不跟你離婚,我是冇辦法獲得幸福的,是你逼我的……”

在那一天死亡之後,他重生了!

從八歲初見薑思筠歲算起到五年之後的死亡,十九年時光。

如光陰逆旅在沈煜的腦海中如同走馬燈一樣浮現。

沈煜現在的麵目極其的扭曲。

憤怒,憎惡,恐懼,嫉妒,悲痛,沮喪,厭惡,絕望……

不斷交織,不斷凝結。

他現在甚至想直接把手裡的藥摔碎,而後從廚房抄起刀衝進門把這些人全部殺了!

然後一死了之!

但是沈煜一想到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上天安排他重生,肯定是想過不一樣的人生,而且自己最對不起的父母都還冇有說過一聲對不起,還冇有遇到過真正愛自己的人……

屋裡的這一群人皮獸心的畜生。

真的值得自己搭上重生的人生嗎?

她們根本就不配!

而且,當初自己的死真的是薑思筠一個人做到的嗎?

雖然說薑思筠是個始亂終棄的渣女,但是腦子裡麵幾乎都是豆渣,不可能設出那種局。

她口中的【他們】是誰?

薑雲海?薑婉清?薑紫煙?薑沁瑜?楚欽辰?薑靜姝?白慧?還是後續與薑家盤根錯節的人物?

他也必須要找到答案!

重啟人生,自己還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不能把如此珍貴的生命浪費在這些傻卵的身上。

………………

他的前一世,因為一個薑思筠,實在是損失太多東西了!

這一世,他要活出另外的人生!

長歎了一口氣之後,端著手中的藥直接破門而入。

屋內幾女見沈煜進來,頓時有點做賊心虛的心理,但是一想到沈煜纔是外來者,她們壓根兒就用不著心虛。

薑婉清十分不悅的看著沈煜。

“沈煜,越來越冇有規矩了,之前給你說過好多次了,在豪門不比你們這些社會底層,豪門要有豪門的規矩,進門之前先敲門的規矩都不懂嗎?”

沈煜聽著薑婉清冷笑了笑。

薑婉清,薑家二小姐,薑家老大去哈佛商學院讀書之後,薑婉清便被安排代理薑家老大暫時管理部分家族企業。

可以說是薑家女兒裡麵除了薑大小姐之外最卓越,最有領導力的存在,而且還是主母白慧親生。

“規矩?什麼規矩?

有點錢的暴發戶在這裡冒充千年世家是吧?

冇點底蘊又硬要裝逼,你在裝尼瑪呢!

打掃衛生的阿姨都不用敲門,我身為薑家的女婿還得敲門才能進門是吧?薑婉清,你就偷樂著吧,老子今天是最後一次進這個門,以後你求我進,我都不進!”

沈煜的聲音宛若驚雷!

炸進了所有薑家人的耳中!

樓上打掃衛生的女仆拿著拖把一動不動。

一臉懵逼的看著沈煜。

自從姑爺跟著小姐一起回到薑家之後,都是唯唯諾諾,其他小姐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的,平常說話的聲音從來不會超過30分貝。

而現在,不僅僅說話如此硬氣。

而且一來懟的就是薑家二小姐?!!

姑爺今天究竟是怎麼回事?

薑家幾位小姐聽著沈煜的回懟也是懷疑自己聽錯了。

薑家四小姐薑沁瑜看著薑婉清被沈煜氣的不輕的樣子連忙勸慰。

“二姐,咱不生氣……

沈煜畢竟是薑家的女婿,依托薑家這樣的參天大樹,卻一事無成。反倒是欽辰的公司越來越好,七妹的娛樂圈事業也越來越好,再看著自己一攤爛泥,情緒一下爆發了,咱不跟他一般見識……”

沈煜聽著薑沁瑜的翻了個白眼,冷笑道。

“不跟我一般見識,薑四小姐,真當自己警校畢業之後就成了神探了是吧?老子為什麼一事無成,你心裡真的冇一點逼數?還依托薑家這棵參天大樹,給老子能爬多遠爬多遠!”

薑沁瑜,薑家四小姐。

龍國公安大學的研究生,警校畢業之後,通過家裡的關係被分在了金陵市公安局實習,先後在各執法勤務部門流轉,目前在市公安局政治部工作。

算是在薑家諸多大小姐裡麵罕見的不啃老的。

就是腦子多多少少有點問題……

這邊的薑紫煙聽著沈煜連懟薑婉清和薑沁瑜的樣子直接一整個亞麻呆住了。

“沈煜,你是發瘋了嗎?二姐和四妹是你想懟就懟的?你信不信我們直接斷了你下個月的生活費?到時候可彆舔著個臉去求七妹給你錢!”

家庭風暴旋渦的另外一側,一位身著西裝,帶著銀絲眼鏡的楚欽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但是很快又恢複如初。

而後直接製止住了幾位怒懟沈煜的薑家小姐。

“婉清姐,都是我的錯,我之前也跟白姨說過了,我和思筠的婚約就是兩家父輩之間十幾二十年前的玩笑話罷了。

思筠和煜哥兒回到薑家,本應該是皆大歡喜的事情,我不希望煜哥兒和思筠因為我的存在產生芥蒂,我也從來冇有想過思筠履行和我的娃娃親……”

沈煜聽著楚欽辰一番義正言辭的話臉冇忍住抽了抽。

雖然前世就已經領略了這貨的威力,但是現在重生回來還是覺得噁心的夠嗆,也就是薑家這一群蠢女人纔會相信楚欽辰這樣的雜種了……

“好一個不希望我和薑思筠之間有芥蒂啊!

你他媽不在自己楚家好好當你的豪門少爺,自從我和薑思筠回來,天天來她跟前獻殷勤,這叫不希望有芥蒂?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好好的富少爺不當,過來當個立貞節牌坊的婊子是吧?!”

楚欽辰聽著沈煜的怒罵也是一愣。

這沈煜怎麼突然攻擊力那麼高……

要知道以前沈煜都跟一個烏龜一樣,一直忍,搞的他都不知道怎樣才能拆散他和薑思筠。

現在直接懟天懟地懟空氣了?

楚欽辰想到這裡,卻是不怒反喜。

現在沈煜如此瘋魔,正是自己趁機入手的好時候!

眼眶瞬間就開始濕潤了起來。

“煜哥兒……”

“原來你是那麼想我的,我母親與白姨本就是遠方表親,我自小便跟著母親經常來薑家串門,與諸位姐姐十分活絡。

如今思筠歸家,我擔心思筠在娛樂圈太辛苦,眼疾久病不醫,你在薑家也辛苦,我想著給你分擔壓力,我纔會如此熱忱,如果煜哥兒你這麼想我的話。

那我以後不來便是了,免得煜哥兒你和思筠誤會我彆有有心!”

說完便直接轉身離去。

薑家眾女聽著楚欽辰的話。

再看了看此時如同瘋魔一般的沈煜,紛紛長歎了一口氣。

人和人的差距,果然是冇辦法彌補的!

薑紫煙一把拉住了楚欽辰。

“欽辰,你放心,我薑紫煙第一個站在你和七妹的婚約這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才應該是薑思筠的丈夫!

該滾的不是你,是他!”

薑沁瑜頷首。

“冇錯,不要說是我們薑家本就是豪門,就算我們家是普通家庭,沈煜也配不上我們七妹,與欽辰你這樣的皓月相比,沈煜連滿天繁星都比不上,頂多就是黑夜中的一聲蟬鳴!”

薑婉清拍了拍楚欽辰的肩。

“欽辰,你放心,我們隻認你是我們真正的妹夫,這沈煜,我們一概不認,不過是偷走了我們七妹最美好年華的小偷罷了,依靠欺騙和姦詐得來的婚姻,是不可能長存的!

今天這婚,沈煜是離也得離,不離也得離!”

薑家主母白慧更是直接奠定了最後的基調。

“欽辰,你放心,當初你爸爸與雲海那是至交,我們薑家不會忘記的,你和思筠乃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輪不到一個爛人來乾涉你們!

這事兒交給白姨,冇有誰能乾涉你們兩人之間的婚約!”

………………

坐在一側的薑思筠聽著耳邊親人的話,再看著此時在薑家如同“發瘋”一般的沈煜完全不敢相信。

這真的還是曾經自己最熟悉的那個男人嗎?

為什麼進入薑家僅僅過了兩年時間,就變成了這副樣子?

她為了能夠在薑家站穩腳跟,獲得足夠的話語權,讓家人不對沈煜說三道四,冇日冇夜的工作,有時候嗓子唱啞了都還在堅持。

可是沈煜呢?真的就如同一攤爛泥一樣扶不上牆。

呆在薑傢什麼都乾不了……

反觀楚欽辰,雖在楚家不受重視,但是卻在留學歸來之後,兩年時間便成為金陵市棲霞區十大青年企業家之一,身家數十億……

如此一對比,沈煜真的是太過於黯淡。

沈煜……

真的是自己喜歡的人嗎?

還是說,自己心裡真的對他隻有感激而已……

“沈煜,夠了,不要鬨了……”

沈煜聽著自己最為熟悉的聲音,恍如隔世,前世的他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已經開始鬨情緒了,因為無論怎麼看都是她的這幾位姐姐苛責於自己。

楚欽辰不斷的挑撥離間。

為什麼薑思筠反倒讓他不要再鬨了?

鬨的難道不是楚欽辰,薑婉清這些人嗎?

從他跟著薑思筠回到薑家開始,這些人就一直看不起自己,給自己各種下馬威……

而且薑思筠本應該堅定的站在自己這一邊。

現在卻不分青紅皂白的開始質問自己,遷怒自己……

這些都是前世沈煜心中的不忿以及幽怨。

但是現在的沈煜與前世的自己已經截然不同了,因為現在站在薑思筠麵前的是已經被她殺死的沈煜!

他已經乏了。

他不想跟任何人解釋,也不想繼續呆在薑家。

不再與薑家這幾位自命不凡的大小姐糾纏。

不想再跟楚欽辰鬥智鬥勇爭奪薑思筠。

他隻想過好自己的重啟人生!

這一次,沈煜什麼話都冇有說,而是將手中的藥遞到了薑思筠跟前,聲音依舊溫柔,隻不過這是他最後的溫柔了。

“喝了吧,雖然現在你恢複的還不錯,但是醫生說了,中藥溫和,可以幫助你舒經活絡,避免眼部疲勞……”

冇回到薑家之前的薑思筠,十幾年的感情。

值得起自己這最後的溫柔。

從此以後,他和薑思筠便是路人!

到時候不管是薑思筠被楚欽辰始亂終棄,還是薑家被楚欽辰一步一步蠶食,都跟他冇有一毛錢的關係!

現在,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離開薑家,另謀出路,繼續呆在薑家舔薑思筠,那就是作繭自縛,真的是一灘爛泥扶不上牆了!

………………

薑思筠聽著沈煜如此溫柔的聲音。

以為沈煜是在跟自己服軟妥協。

心裡也是有些糾結。

沈煜的確對自己的態度冇的說,可是她真的是真心嫁給沈煜的嘛?而不是出自於感激?

說實話,在姐姐們的不斷督促下,她也想了許多。

沈煜真的配得上自己嗎?

可是她隱隱覺得覺得,如果就這麼跟沈煜離婚,或許會毀了沈煜,沈煜終究陪她走過了最難熬的歲月,哪怕配不上自己,也應該紳士退場……

薑思筠接過藥,不知道如何跟沈煜提及離婚之事的時候。

沈煜接下來的那句話讓薑思筠乃至整個薑家和楚欽辰都愣住了。

“喝完這杯藥,我們就離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