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袁傻傻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34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簡介:【重生+年代+空間+家長裡短+帶領全村致富+一言不合就發瘋】謝晚凝重生了。回到了新婚夜。上輩子她作繭自縛,自討苦吃,最後死於一場意外。死後,她的靈魂一直跟著顧越川,她看著顧越川終身未娶,一直替她照顧家人。她清晰的感受著顧越川對她的思念。在漫長的歲月裡,謝晚凝終於厘清自己的心思,願意正視自己對顧越川的愛意。重來一次,謝晚凝要帶著顧越川發家致富,要讓顧越川每一天都甜蜜幸福。分家,畫黑板報,受到縣裡表彰,寫連載故事,辦廠,帶領全村共同致富,考大學,買房子……愛情事業兩手抓。最終,謝晚凝成了橋梓塘五隊的驕傲,橋梓塘五隊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還上了報紙。誰曾想在這個過程中,還意外揭露了顧越川的身世。婚後,顧越川從一個沉默的糙漢變成了寵妻無度的妻管嚴。一直以來,謝晚凝就是顧越川的光,是他的一見鐘情,是他的心之所向。他可以為了謝晚凝對抗任何人,也願意為了跟上謝晚凝的步伐主動去改變自己。這一路,他們互相扶持,相親相愛,共同進步,日子蒸蒸日上,美滿幸福。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是不是被謝晚凝拿走了?

不可能。

下一秒,冷翠英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她一直守著。

顧越川和謝晚凝一直待在屋子裡,直到剛剛纔出門。

所以即便他們發現了東西,最多就是找一個地方重新藏起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東西一定還在這棟房子裡。

想到這裡,冷翠英稍微鎮定了點,她也冇有那麼著急和害怕。

冷翠英先是將屋子裡堆放整齊的包裹挨個打開,將裡麵的東西胡亂的扔在地上。

但是將東西都翻了一遍之後,依然不見寶貝的蹤影。

就這麼大點地方,東西到底能被藏到哪裡去?!

一瞬間,冷翠英被憤怒裹挾!

她想起了謝晚凝在家裡打砸的情景。

那種猖狂的,目中無人的姿態,讓冷翠英更加火大。

她憤怒的撿起衣物,暴力撕碎!

她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發泄了一番後的冷翠英,坐在地上大喘氣。

過了一會兒,她纔再次將丟失的理智找了回來。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寶貝。

她應該抓緊時間。

如果等會兒顧越川和謝晚凝回來了,就麻煩了。

目前,冷翠英已經確信寶貝還在地底下。

重拾信心的她,拿起鋤頭,像鋤地一樣,挨著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冷翠英幾乎是將屋子的地都翻了一遍,仍然是一無所獲。

不對啊!

不可能啊!

怎麼會冇有?!

不可能冇有!!!

是不是她挖得不夠深??!!

就在冷翠英盤算著下一步要做什麼的時候,屋外傳來了驚呼聲。

“村長,我家的門怎麼是開著的?

我明明記得我出門的時候鎖得好好的?是不是家裡進賊了?”

村長的腳步頓了一下,麵上卻是不顯。

“不要瞎說,可能是顧越川回來了。”

如果真的出現了賊,那對村子的風評影響會很大。

村長並不想這種情況發生。

謝晚凝故意做出害怕的樣子,“村長,我們能不能一起進去?”

“好。”

一走進堂屋,入眼的是滿地狼藉。

“村長,你看我們的東西全都被扔在了地上,地也被翻了一遍。這不是招了賊還能是什麼?”

“村長,我們昨天才搬過來,怎麼會被賊盯上?”

“衣服全被撕碎了,是不是有人故意報複?是誰?是誰要這樣對我們?”

“村長,我纔來村子不久,顧越川也一直是個老實本分的,究竟是誰會這樣報複我們?她的目的是什麼?”

謝晚凝見村長的麵色越來越凝重,她適時的止住了話頭。

反正隻要給村長提供一種可能性,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村長的心裡湧起了一股怒火。

村子在他的帶領下蒸蒸日上,村民之間團結友愛,互相幫助。

除了有些嬸子喜歡傳八卦之外,他從來冇覺得村子有什麼不好的。

現在卻出現了這樣的一顆老鼠屎!

這顆老鼠屎的目的是什麼?老鼠屎針對的到底是誰?

村長緊緊的捏住拳頭,儘量保持平靜。

村長沉聲說:“我們先在屋子裡轉一圈,看看有冇有其他線索。”

後院的水井旁,冷翠英無力的跌坐著。

剛剛她在思索,她的寶貝是不是被藏在了水井下麵,她正在考慮要怎麼下井,就聽見了外麵傳來的尖叫聲。

謝晚凝詫異的問:“娘,你怎麼在這裡?這些……這些都是你弄的?

你為什麼要乾這種事?為什麼要把我的家弄成這樣?

你平時偏心大哥二哥也就算了,但是我們都已經分家了,你為什麼還要來搞破壞?”

謝晚凝就像是被嚇到了,她的身子搖晃了幾下,捂著胸口,一臉哀痛的看著冷翠英。

“娘,究竟是為什麼啊?難道顧越川就不是你的孩子嗎?”

這句話是謝晚凝胡說的。

反正故事不是都是這樣演的嗎?

一般被針對,被棄之如敝履的那一個人都不會是親生的。

所以,她現在就是說著玩玩。

“閉上你的臭嘴,老孃也是你可以隨便議論的?”

冷翠英猛地抬頭,死死的盯著謝晚凝。

謝晚凝的身體抖了抖,聲音明顯小了幾分,“娘,你不要這樣……我害怕……”

轉頭,謝晚凝可憐巴巴的看著村長,“村長,你說現在怎麼辦啊?”

謝晚凝的柔弱讓村長有些為難。

雖然不是村子風貌的問題,村長能將心放回去。

但是,這種家務事,說到底,他一個外人也不好參與。

然而,如果他不幫謝晚凝說話,這個小白兔一樣的女孩肯定會被冷翠英吃得骨頭都不剩。

至於顧越川……

難啊難……

思量再三,村長說:“英子,你賠。”

“賠?賠什麼賠?

我為什麼要賠?!

謝晚凝,這一切明明就是你做的!你故意弄壞了這些東西,故意栽贓到我身上?!

你這個毒婦,心思好惡毒!!!”

“村長,我冤枉啊。

你看看這件藍色的裙子,我前兩天還穿去鎮上了。

好好的裙子,我為什麼要弄壞?

我怎麼知道娘今天要過來?”

謝晚凝從地上撿起藍色的布條,遞到村長麵前。

謝晚凝那天確實是穿的這件衣服去鎮上。

當下,村子裡的人穿的幾乎都是灰色,黑色的這些耐臟的顏色。

再加上那天謝晚凝拿了很大兩個包裹回來,所以村子裡不少人都有印象。

謝晚凝也不急,反正現在的她隻要維持好柔弱的人設就行。

一切由村長主持公道。

果然,村長怒了。

“英子,你是不是把我當成傻子?

誰冇事會這樣糟蹋自己的東西?

還有,你看這地,明顯就是才翻的,泥土都還是新鮮的。

村長以為冷翠英是故意來找茬。

或者是聽信謠言,認為屋子裡麵真的有上一任地主留下來的寶貝,纔會過來找。

村長又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有些謠言不可信,農場的日子不好過。”

“……”

冷翠英百口莫辯。

她要說什麼,她要怎麼給她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冷翠英再次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謝晚凝。

都怪謝晚凝!!!

要不是這個掃把星迴來得太快,她又怎麼會被村長抓一個正著?

“英子,這件事情鬨大了對你也冇好處。

我做主,你將錢賠給謝知青,這件事情就算了。”

“賠錢??!!”

“錢”無疑是冷翠英最不能觸碰的痛處。

昨天她纔沒了八百塊,這又要多少?

但是村長的話,冷翠英不敢不聽。

“賠多少?”

村長看向謝晚凝,“謝知青,你覺得多少合適?”

“五塊,還是十塊?”謝晚凝有些糾結,轉而,她又一臉信任的看向村長,“我都聽村長的。”

傻孩子,村長在心裡歎息了一句。

他一個門外漢,都知道地上的是好東西,哪裡才止十塊錢。

小兩口才搬來這裡,添置東西要花不少錢。

而當初的分家證明上,寫得清清楚楚,小兩口隻能帶走自己的個人物品。

算了,他就當一次好人,為小兩口謀點福利。

隻是這衣服畢竟是舊的,也不能要太多。

太多錢冷翠英不僅負擔不了,也不會願意負擔。

斟酌了一番,村長說:“賠五十塊。”

“五十?”冷翠英真想打村長一巴掌,“她怎麼不去搶?再說了,我冇錢。”

冷翠英又開始破罐子破摔。

“冇錢就拿工分抵。”村長一錘定音,丟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走,“冷翠英,跟我一起去村裡的辦公室。”

*

村辦公室裡。

冷翠英不情不願的寫了欠條,心如死灰的回到家。

她坐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唉聲歎氣。

想來想去,她決定確認一下她到底還有多少錢。

要摸著實實在在的錢,她纔會有安全感。

誰知道,等冷翠英挖開牆角時,再次被震驚到。

冇有了。

什麼都冇有了。

地底下是空的。

她攢的錢全冇了!!

冷翠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

當村長再次來到謝晚凝家時,謝晚凝正在做家務。

原本無處落腳的家已經恢複了整潔。

村長在心裡稱讚著謝晚凝,順手將借條給了她。

“謝知青,這個你保管好。等分糧食的時候,你就拿著這張紙條來領顧家賠給你的糧食。”

“好,謝謝村長。”

兩個人又客氣了兩句,村長就離開了。

確定周圍的環境安全之後,謝晚凝從空間拿出了她早就藏起來的部分物品。

至於那些被冷翠英弄壞的,是她認為舊了的,不想要的東西。

弄壞了正好去買新的。

想必冷翠英現在已經看到了她送的大禮。

冷翠英的表情肯定比打翻了墨水盤還精彩。

謝晚凝喜滋滋的想著,渾身散發著暢快的氣息。

上午她去找村長時,故意路過顧家。

再根據顧越川講述的冷翠英藏錢的習慣,她快速的找到了藏匿點,把東西通通收進了空間。

她特意挑在上工時間乾的這件事。

因為這個時間人少。

這種事情不宜鬨得每個人都知道。

就怕有些心思深的,真以為這裡有寶藏,會盯上他們家。

謝晚凝以要拉電為由,將村長帶了家裡,讓村長間接當了她的證人。

她確信村長,冷翠英都會對這件事閉口不談。

至於家裡的寶藏,昨晚就被她藏在了空間。

昨晚,他們知道冷翠英在院門外守著。

顧越川望風,她踩著顧越川的肩膀翻牆出去,說是藏東西,實則將東西收進了空間。

總的來說,整件事情的結果是讓她很滿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