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草原糙漢,我的愛

草原糙漢,我的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愛吃泥鰍的阮先生
  • 更新時間:2024-06-13 15:56:09
草原糙漢,我的愛

簡介:我是一名孤兒,孤獨地長大。後來,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個男人。他雖然冷漠、粗糙,有一種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愛的人。這裡缺少美麗的花朵,但不缺乏濃烈的愛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客廳又陷入了沉寂。

嚴序的聲音粗沉,帶著明顯的沙啞。

“早點休息。”

蘇軟呼吸一窒。

“好。”

她心不在焉地上樓,關上門,直接將自己扔在床上。

“太尷尬了!”

可是剛纔他黑沉的眼神,真的嚇人。

又沉又黑,讓人後背發涼的危險。

她坐起來,走到桌子跟前,做了三個深呼吸,將腦袋裡麵其他亂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認真看著麵前的課本。

十分鐘之後。

蘇軟悲催地認命了,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眼前都是嚴序剛纔滿是侵略性的眼神。

“叩叩叩——”

門被敲響了。

她下意識看了一下桌子上麵的小鬧鐘。

晚上九點多了。

“怎麼了?”

蘇軟提高嗓子,衝著門口。

“叩叩叩——”

還在敲門,這個家裡麵也就隻有她和嚴序。

可嚴序往常都不會敲她的門。

蘇軟咬著唇,走到門口,打開門。

冇有人。

她正準備關門,低頭的功夫愣住了。

地上放著一個粉色的塑料盆。

裡麵是她忘在浴室裡麵的內褲。

“轟——”

女孩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端起盆子就跑進來,死死關上門。

她快要臊死了!

小臉嫣紅,渾身都在冒熱氣。

太社死了!

課也不備了!

內褲也不管了。

蘇軟趴在床上,恨不得就這麼捂死自己算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

熱。

悶熱。

頭昏沉沉的。

一隻健碩的手臂將她緊緊環扣住。

蘇軟驚奇發現,自己坐在嚴序的腿上麵。

男人咬著她的耳朵,熱氣蒸騰。

聲音很沉,很啞。

就在耳邊。

幾乎哄著她。

“彆怕。”

......

“滴滴滴——”

鬨鈴響了,蘇軟一臉麻木地醒來,一臉麻木地關掉鬧鐘,一頭栽進被子裡麵。

她....

不乾淨了!

夢裡麵的一切都很清晰,甚至醒來的,一些細節她都能回憶起來。

蘇軟咬牙切齒地趴在被子裡麵,羞得想哭。

不知不覺就又睡過去了。

“叩叩叩——”

蘇軟被一陣敲門聲給叫醒來。

“蘇軟?”

門外是嚴序沉沉的聲音。

和夢裡麵的一模一樣。

她以為自己又在做夢了,剛準備翻個身,打開手機一看。

天哪!

七點五十了!

“砰——”

門被從裡麵打開,帶出來了一陣風。

嚴序一眼就看到了蘇軟粉紅的眼尾,身體快於大腦。

大手扣住蘇軟的手腕:“你哭了?”

隻是單單被嚴序這麼握住手腕,蘇軟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個夢。

連忙搖頭,咬住牙根。

想甩掉嚴序的手,可他的手像是長在自己的胳膊上麵一樣,根本甩不掉。

她有些難為情,抿著唇,“鬆手。”

嚴序早就做好飯了,見蘇軟這麼久了還冇下來,上樓敲門。

現在再看,一向起床很規律的人,今天第一次起晚了。

而且很明顯就哭過,他心裡麵一股怒氣升騰。

“是不是在學校被人欺負了?”

“誰?”

“誰敢動你?”

女孩蹙起秀氣的眉頭:“冇有,你誤會了。”

“鬆手。”

仔細打量了幾下,蘇軟似乎真的冇有委屈。

嚴序眯著眼鬆手。

“飯做好了,先下樓吃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