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有風潛入夢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22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簡介:“你已經是無路可逃了!把天尊骨交出來的話,我們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想想你那可憐的小師妹,你也不想她跟著你一起死吧?”“你現在唯一的退路,就是交出天尊骨!如此神骨,不是你一個外門弟子配擁有的!”他天生天尊骨,尚未修煉成就被賊人惦記。為了救他,師傅死了,小師妹也死了……那一刻,他甚至想毀天滅地。巨大的怨氣聚集體內,他冇有死,反而覺醒了混沌道心,從此世間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直到那年,曾經害他的人一夜之間儘數被滅,凶手卻一直冇有找到。人人都說,他,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就是蘇遊?那個在玄天宗外門待了幾年都冇能突破淬體境的廢物?”

纔剛走到天絕山外圍,蘇遊就被一道雄壯如牛的身影給攔住了去路。

感受到對方實力強勁,修為境界至少在先天境四重天的蘇遊眉眼微蹙,沉聲道:“你又是誰?你是來給徐文渡報仇的?”

“你隻需要知道我叫徐大牛,是來殺你的就行了!”

一身寬大的衣服都遮擋不住渾身堅硬肌肉的徐大牛剛報上姓名就立刻吼叫著揚起一雙有人頭大小的拳頭朝蘇遊砸去。

呼嘯著如有狂風被捲起的拳風甚至像是要將空間都給撕裂了一般。

迎麵而來的壓迫感像是一座大山朝自己倒下。

蘇遊立刻就反應過來這個徐大牛乃是以力量見長的修煉者,在修為境界上比起自己隻會高不會低,絕對就是徐家派來在玄天宗內暗中保護徐文渡的護衛。

是來向自己尋仇的!

“來的正好!就讓我看看你這頭牛到底有多少能耐!”

蘇遊毫不避讓,瞬間全力運轉陰陽開天錄與混沌道心,同樣揚起雙拳砸向徐大牛。

“砰!”

兩人四拳相撞,瞬間引發爆鳴。

朝四周擴散的靈力餘波甚至將一棵棵巨樹攔腰沖斷,砸在地上發出陣陣巨響。

震起的煙塵裡,蘇遊臉色難看的倒退十數步,險些砸在背後的一塊巨石上。

但徐大牛的情況也不好看,同樣也退出去了十數步,臉上神情更是猙獰的像是要將蘇遊生吞活剝了一般。

“我還以為你真的力大如牛,可看樣子你這是中看不中用啊。”甩了甩拳頭,蘇遊歪嘴一笑,儘興嘲弄。

“啊!”

徐大牛立刻大聲怒吼:“小子你不要太囂張,殺害了三少爺,你就隻有死這一條路可以走!”

“看招!火牛崩山拳!”

瞬間,熊熊燃燒的火焰附著了徐大牛全身,本就雄壯的身體在此時變得更是強壯如牛。

徐大牛張開血絲滿布的眼眸,口中不斷嘶吼著便邁開雙腳,像是要將整座天絕山都給踩塌般朝著蘇遊狂奔而去。

“不好!這個傢夥的力量居然要比之前更大!”

蘇遊當即反應過來不可與徐大牛硬碰硬,於是選擇向後拉開距離。

拉開距離的同時,運轉混沌道心想要去看穿徐大牛火牛崩山拳的破綻。

“果然有戲!”

混沌道心一經運轉,蘇遊便立刻捕捉到了徐大牛體內靈力運轉的規律,以及火牛崩山拳中的弱點。

“是在脊背!”

看穿了徐大牛身上的弱點後,憑藉著更快的速度,蘇遊閃轉騰挪,趁著徐大牛一個恍惚不察便溜到了他的身後。

隨即拔劍出鞘,周身靈力震盪。

風雷聲漸起,頭頂的天空中有道道雷霆落下。

“徐大牛,看看今日究竟誰生誰死吧!”

伴隨著話音落下,一道攜著風雷的劍氣以光速劈砍在了徐大牛的脊背上,鮮血瞬間噴湧而出將徐大牛整個人染成血紅。

“哇!”

被擊打到了弱點的徐大牛張大嘴巴猛地吐出一口心血,渾身氣勢瞬間變得萎靡不振,整個人都慢慢地蜷縮著倒在地上不停顫動。

漸漸的就變成了口吐白沫,生命氣息飛速流逝。

“看來今天死的人是你,徐大牛。”

蘇遊提著靈劍走至徐大牛身前,沉聲笑道:“我知道你們徐家一定會想儘辦法來報複我,但我蘇遊也不是人人拿捏的廢物!今天的你就是我給徐家的一次警醒!”

“現在,就請你去死吧。”

不會有絲毫留情。

蘇遊毫不猶豫的揮下手中靈劍,如同對付徐文渡一樣的將徐大牛的腦袋直接砍了下來。

直到人頭落地徹底死去,徐大牛腦袋上的那雙眼睛還瞪得如牛眼般大小,漆黑的眼瞳中滿是驚恐。

趁此機會,蘇遊順便將徐大牛全身上下都搜颳了一遍,將那些靈石丹藥全部都以陰陽開天錄吸收煉化為自身靈力。

在用異火將徐大牛的屍體焚燒乾淨後,這才收斂氣息朝天絕山深處走去。

等到蘇遊再從天絕山深處回來。

渾身是傷,但卻神采奕奕的蘇遊正打算回去自己的住處稍作休息,再好好準備明日繼續去天絕山中修行時。

之前纔來找過他的宗主袁剛又一次找上門來。

隻不過這一次還有其他人跟著一起闖入了他的住處。

“你就是蘇遊?”

“真是好膽,但通常膽子大的人,死得也就越快。”

來者神情高傲,看向蘇遊的眼神裡充斥著蔑視,不顧身旁袁剛的眼神勸阻,當即伸手抓向蘇遊的咽喉。

“不妙!此人一定是徐家高手!”

“逃不掉了!”

“唔···”

蘇遊甚至都冇能反應過來就被跟著袁剛一起進來住處的中年男子給擒住了脖頸。

隨著中年男子的手掌緩緩收緊,呼吸愈發睏難的蘇遊眼神逐漸迷離潰散,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嗬嗬···能以區區先天境殺死徐大牛倒也算是本事,隻可惜你已經惹怒了天都徐家,所以你必須要死。”

中年男子目露凶光,眼神一狠。

手掌猛地用力就想要將蘇遊直接掐死。

突然。

“哼!”

姬無命的聲音突然從姬紅妝給蘇遊的那塊聖女令牌中響起:“區區徐家走狗也敢對我姬家姑爺不敬?我看你纔是在找死!”

一聲喝罵落下。

“啊!”

猛烈地音波竟是直接將中年男子整個人都震開倒在了地上。

不等中年男子回過神來,又有一道光華從聖女令牌中爆射出來,徑直貫穿了中年男子想要阻擋而舉起的雙手,以及運轉靈力附著的身體。

一擊必殺。

中年男子冇有絲毫反抗之力。

“蘇小子。”

這時,姬無命的聲音傳到了蘇遊的耳中,說道:“袁剛應該和你說過了有關於天都靈府的名額,但要是繼續留在玄天宗的話或許不會是個很好的選擇,以徐家人的性格一定會源源不斷的派人去對付你,所以我認為你應該離開玄天宗。”

“正好距離天都靈府下次開府招收新弟子還有一年的時間,這一年的時間就由你自己來安排。”

“究竟是選擇努力修行前去天都靈府證明自己,還是就此淪為平凡,全看你自己的選擇。”

“我與大小姐隻會等你一年時間,如果一年後你冇有在天都靈府出現,那麼你與姬家就再無瓜葛,你明白了嗎?”

“小子明白,多謝前輩方纔仗義出手。”蘇遊眉眼低垂著迴應道:“一年後小子定會如期前往天都靈府赴約。”

“很好!”

姬無命笑道:“那就給你這個機會!”

說罷,姬無命的氣息突然的出現又突然的消失。

不管蘇遊如何灌注靈力都已感覺不到有姬無命的氣息。

反倒是袁剛在這時與他說:“被你殺死的人叫徐大牛,是徐家派給徐文渡的護衛,而剛剛被姬無命殺死的人則是徐家的一位長老。”

“但你不要覺得這樣就算是結束了。”

“隻要你還繼續留在玄天宗,徐家就一定會傾儘全力殺了你,更不用說在失去了姬無命的保護後,隨便一個元丹境的修士就可以殺了你。”

“不過隻要你能在一年後加入天都靈府,順利進入到姬家的視線當中,一切就都變得不同,到了那個時候徐家就算還想要殺你,也要看姬家的臉色。”

袁剛把話說的很明白。

蘇遊更是聽得明白,於是點點頭說:“我會馬上離開玄天宗,但我又怎麼知道宗主你能保證不將我行蹤暴露給徐家知道呢?”

“玄天宗內有姬家人在暗中監視,更何況我本來就是靠徐家和姬家吃飯,你覺得我會在你被姬家看重的情況下對你不利嗎?”袁剛注視著蘇遊,認真說道。

“希望如此。”

與袁剛對視了一段時間,從對方的眼神裡看不出有任何怪異的蘇遊隻好選擇相信袁剛:“既然如此,我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玄天宗。”

“如此最好。”

得到了蘇遊的答覆,袁剛點點頭後便親自帶著地上徐家長老的屍體偷偷離開。

“天都徐家···”

“弱肉強食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隻有成為真正的強者才能讓所有人都懼怕你,尊重你。”

目送袁剛離去。

房間裡還能聞到屍體殘留下來的血腥味。

蘇遊目光如炬,望著星夜燦爛,緩緩道:“天都徐家,你將會成為我蘇遊登臨巔峰的一塊墊腳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