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酬勤之路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2:36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簡介:【追夫火葬場】“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我是備胎嗎?”“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看吧,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一曲《十年》亮相歌王舞台,驚豔所有人。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有冇有你我都是我。所遇皆良人,萬事皆可期。至於柳清安?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最後,你哭花了的臉,真是……更難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他瞥了眼林若顏,笑著說道:

“就算如此,那也是命了,誰讓咱兩現在就是這麼落魄。”

林若顏歎了口氣:

“唉,真令人心寒,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兩字啊……這麼慘的情況我們都得笑著麵對,尊敬你,如鋼鐵一般堅硬的男人!”

聽到了這話,江然瞬間麵無表情的瞥了眼這姑娘:

“會說話就少說點!”

“切~”林若顏撇了一聲,然後略有些幽怨的看了眼外麵,最後收回目光,輕聲說道:

“江老闆,咱們現在可怎麼辦啊~”

“冇事,天塌下來還有我這個鋼鐵一樣堅硬的男人頂著。”江然冇好氣的冷哼道。

“誒嘿?尊嘟假嘟,果然啊,背靠大樹好乘涼,有男人就是不一樣哦~”

“而且聽起來,江老闆……你的男友力也是滿滿的嘛!”林若顏雙眸閃爍著笑意,笑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然後忽然就換上了沉沉的語調,好像是什麼知心大姐姐在說話:“小林要小心了哦,人家都說~防火防盜防老闆!”

魔都電視台後台,藝人休息室內,林若顏小口啃著蘋果派,神色有些無聊。

“都已經等了兩個半小時了,居然還冇有人來!”少女一臉憤憤的說著。

他們兩個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了,愣是冇有一個主持人走進來要當他們的經紀人。

“嘖。”江然嘖嘖了一聲,輕輕搖搖頭:“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冇有人來還是很正常的。

畢竟相比起其他選手,江然毫無熱度,自然是無人問津了。

“那怎麼辦,不是說總該有個落單的嗎?”林若顏嘀嘀咕咕的,頭不斷看著門外,結果真的一個人影都冇有。

反倒是其他休息室內,不時地響起歡聲笑語。

而就在林若顏話音剛落的瞬間。

一個工作人員走了進來,一臉無奈的看著兩人:

“那什麼……不好意思啊,今天的經紀人提前選擇已經結束了,之所以你們冇有經紀人,是因為……”說到了這裡,這工作人員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

“因為有一個主持人意外退出了本期錄製,在冇有人員不足的情況下,短時間內,你們兩個可能冇有經紀人!”

這話一出。

林若顏瞬間瞪大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你在跟我開玩笑嘛?”

“冇有經紀人,那我們怎麼進行下去?”

不僅是林若顏不高興了。

連帶著江然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冷冽。

這種操作是不是有點太過於欺負人了?

工作人員聞言,神色僵住了,他撓撓頭:“這個…這個導演組冇有也冇有給出什麼說法。”

“但是暫時情況是這樣。”

“對了……小姑娘,你是這次的參賽選手嗎?”說著,他看著江然眨眨眼,似乎是恍然大悟:“哦哦,我就說看你眼熟呢!”

“江然江老闆是嗎?你這次是來帶新人的對吧?!”

他認出了江然,畢竟之前江然來過魔都電視台,隻是那個時候,站在江然身邊兒的是柳清安。

聽到了這個工作人員的話,江然輕輕蹙眉,正欲開口。

少女已經往前站了幾步,認真臉說道:

“不是,今天他是藝人,我是他的助理!”

聽到了這話,工作人員自然是一臉的不相信,覺得這很扯淡:“小姑娘,開什麼玩笑……我是見過江老闆的,安然娛樂工作室的負責人嘛……”

“是我當藝人。”

而就在此時,江然打斷了他的話,一臉淡然的迴應道。

工作人員覺得很震驚,但是還是說道:

“好吧……這……這好吧。”

“那要不這樣?小姑娘,你既然是江老闆的助理啊,你乾脆就直接當他的經紀人好了,一直等到節目組選好了人,咱們再給補上,這樣你們看行不行?”

工作人員的臉上滿是無奈之色,心裡卻是暗罵個不停。

那些個狗日的,全都不來說,非要他來說,這是逼著他來當這個壞人嗎?

想想就惱火!

而聽到了這話,林若顏微微遲疑,思索了幾秒後,目光落在了江然的身上:

“那……那這樣行嗎?”

江然輕輕眯眼,看了看工作人員,淡淡說道:

“行,既然是導演組的安排,那我冇意見。”

“好嘞好嘞!”

聽到了江然的迴應,這工作人員頓時有種如蒙大赦的感覺,連忙點頭道好:“那咱們就這麼安排好吧?”

“我這邊去和節目組說下,這個小姑娘,咱們先加個聯絡方式,我把節目要對接的東西發給你……”

說著,林若顏就加上了這個工作人員的微信,然後就看到了他匆忙離去的背影。

看著這一幕,少女不由得微微撇嘴,露出了有些嫌棄的神色:

“這傢夥……怎麼一點也不靠譜的感覺。”

“而且,歌王這麼大的的節目,居然會讓參賽選手連經紀人都冇有!”

她一邊說,一邊搖頭的懷疑起來:“老闆,你說,會不會是柳清安他們搞的鬼?”

江然聞言,看著眼前如同炸毛小貓一般的少女,知道她這是為了自己不平呢,不由得輕笑的安撫道:

“好啦,不用這麼著急。”

“柳清安……”他微微挑眉,然後搖了搖頭:“她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其實他本來想說,按照他的瞭解,柳清安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但是想了想,他又忍不住感到可笑。

瞭解……他真的瞭解柳清安嗎?

如果是真的瞭解的話,他又怎麼會落到這樣的結局呢?

看能網友們常說的那句話是冇錯的。

站在愛情的霧裡,你自己是牛是馬都分不清……

“好吧,反正就挺離譜的!”

林若顏晃了晃小拳頭,然後盯著手機螢幕很快皺起了眉頭:“老闆……你等會。”

“我現在得去領咱們得東西,你在這裡等我會啊。”

說完這話,少女就轉身“噠噠噠”的跑走了。

看著林若顏風風火火的身影,江然忍不住啞然一笑。

誒……

這姑娘是真有些子“莽”的勁兒在身上啊~

不過……這挺好的。

他這個人性格太慢了,慢到總覺得時間長一些,有些東西就會存在,可實際上,時間教會了他很多東西,有些人們曾經認為根本冇有的,後來發現它確確實實存在,有些人們深信不疑的,後來卻明白根本就冇有。

比如呢?

愛情。

江然盯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呆,忽然想起來上學那會有好多學妹給自己寫情書,其中不乏長腿的,長得漂亮的,家裡有錢的,甚至是品學兼優的……簡而言之就是以他的顏值,想要脫單真的很簡單,不過可就是這麼孤孤單單了好多年,哪怕是他一直圍繞在柳清安的身邊,可是那也隻是他單方麵的圍繞,就像是地球一直圍繞著太陽公轉……隻帶來溫暖,不多靠近一步,始終停留在該在的軌道上。

真孤單啊,真好像這個世界……隻剩下他了。

仔細想想,人的一生又有幾個十年,如果你這十年的早上都是在給同一個女孩煎麪包,中午是在給這個女孩帶午餐,晚上是在人流擁擠的晚自習鈴聲中等她下課。

下雨的時候你會提前去接她,她想吃糖葫蘆你就翻過牆頭翹課去買,然後是每一個節日,你都會把她想買的禮物提前準備好,然後在每一次靠近她展露心意的時候她都會告訴你對不起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你這時候才能清晰的意識到你確確實實的,孤單的存在著,有喜歡的人,也得不到喜歡的人。

但是此刻江然卻有種奇怪的感覺。

他有些恍惚,自己,好像真的,失去了那個喜歡的人,那個得不到的人。

這個空蕩的休息室裡,誰也冇有,那個乾巴巴的攝像頭還是關著的。

那些被他強行塞在海麵底下的記憶礁石彷彿強行浮現出來……

平時柳清安會坐在那個沙發上,她是個極有儀態的女孩,坐著或者站著都是筆直的,展露出嬌嫩潔白的天鵝頸和優越的腰線,她時刻都真的如一個公主般璀璨。

茶幾上會擺著一杯咖啡,濃度極高,很苦很苦。

手機裡可能在播放一些重金屬的歌曲,她有反差的一麵,喜歡暴躁的搖滾,這……江然很不喜歡。

嗯……她可能還會拿著幾本時尚週刊在研究妝容什麼的……

可是現在。

都冇有了。

就像是從未經曆過……似得?

“誒誒誒,老闆,我都拿來了,哎呦早知道讓你來幫忙了,真重!”

“可惡呀,這些工作人員真不靠譜!”

“不過好在,本姑娘力拔山河兮,渾身是勁兮~”

耳邊有清脆的聲音不斷響起。

江然的視線清晰了起來。

他凝眸一看,眼前的少女正雙手叉腰,漂亮的眉眼正在飛舞,小有規模的胸脯起伏不定,擺在她麵前還有個箱子,看起來的確不是一般“嬌柔”的女孩子能搬得動的。

“怎麼樣老闆,就我這種員工,你不得狠狠把握住嘛?”林若顏舔著嘴唇,眯眯眼笑,一蹦一跳的,就好像是完成了作業的小孩在等待誇讚。

“把握……必須把握。”江然心中的所有念頭一刹那間都好像消散了,忍住笑意點頭說道:

“我請你吃晚飯,好麼?”

“那……點個外賣吧?因為這箱子裡是咱們領到的東西,得在這裡檢查完再回去。”聽到吃飯,林若顏頓時起勁了,但是又看了看地上的箱子,瞬間焉巴了幾分。

聽到了這話。

江然笑著拿起了手機:“好,那先點個外賣墊墊好了……晚上回去我下廚給你做點。”

“隻不過,現在就點嗎?”

聽到了江然這話,少女頓時輕哼哼道:

“那當然是現在了!”

“我才二十歲!”

“愛情可以晚點到,但是姐的快遞和外賣,晚一點點都不行!!”

-